此时在那边抵挡大周军队的将士正是古哈尔安排在那里的军队,为的是挡住王挺他们前进的步伐,为穆阔台撤退争取时间。

“殿下,请速速上马,那个王挺勇猛无敌,我们的将士只怕拦不住他多少时间,敌军势大,不如我们从南门往河郡去与陛下汇合。”

古哈尔急忙牵来一匹战马,正是穆阔台的坐骑。

穆阔台知道此时情况紧急,城中已经乱成一锅粥,黑夜之中巫族将士难以有效组织起来,城中到处都是大周将士的身影,他只匆忙拉起一路上遇见的巫族军队,让他们跟随自己一起朝南门撤退。

城内此时已经是不能待了,穆阔台一路上已经看到不少穿着百姓服装的人,手中拿着他们巫族将士的武器,正三五成群地围杀一个个落单的巫族将士。

他此时忙于逃命,对这些巫族同胞此时也顾不得去营救了,在古哈尔他们的护持下朝着南门奔逃而去。

如今,穆阔台心中只有一个念想:希望南门还掌握在自己的军队手中,否则的话……

正在他心中这么想着的时候,转眼已经来到南门口附近,还没到门口便已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,只见这里四处都是尸体,血水早已浸透了地上的青石板。不过,这里已经没有听见打斗声,显然城门的争夺战已经结束。

果然,当穆阔台他们靠近城门口的时候,远远看到一些穿着大周服装的将士正在城门口守卫着,在城门跟前放置着许多拒马,显然是防备他们骑马出逃。

见此情形,穆阔台心中凉了大半截,前方城楼上的弩箭和城门洞中的车弩,在月光下闪着渗人的寒光,就他身后这几百人要是强闯的话,瞬间就会被射成筛子!

看来,王挺似乎早已料到他们会从南门撤退。其实这也不难猜到,从南门一路往南直奔河郡,便可以与此时正在攻击河郡的巫族大军汇合。所以,王挺在进城之前便将四处城门安排妥当。

穆阔台没有做任何犹豫,立即调转马头朝城东走去。出东门一直往东便是夕峰关,此时夕峰关依然掌握在巫族大军手中,只要能逃进夕峰关,他这条命才算是暂时安全了。

清纯美女思恋回忆在秋季

王挺带着前锋兵马冲向太守府的时候,遇到了巫族军队的拼死抵抗,这股巫族军队的战斗意志之坚定着实令王挺动容。

此时王挺带着的可是骑兵队伍,而且此时汇聚之后人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。对方竟然以数百人对抗自己身后上千骑兵,完全是用命用身体在拼。

这些巫族将士即使是身死也在临死之前拼命保住骑兵将士的武器,不让他们继续攻击。有些人则拼死抱着马腿,想要阻挡王挺他们的冲锋。

见到这个情形,王挺更加确定穆阔台此时就在城主府,否则这些巫族将士不会这么拼命。于是,他立即分出一部分兵马在此继续围杀巫族将士,他自己则带着一队人马绕过这条街道,继续朝着城主府的方向冲去!

只是在冲锋的过程中,王庭遇到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阻拦,这些人的出现出乎了王挺的意料。

原来,城中的呼延敬他们在接到王挺大军冲入城中的消息之后,顿时吓得亡魂大冒,心中悔恨不已。早知道这个穆阔台这么不中用,他何必为了活命而背负起叛国的罪行!

此时,他们已经是过河的卒子没有退路了,在悔青了肠子问候了穆阔台祖宗十八代之后,没办法只能想辙活命了。

他们如今投敌卖国的罪行早已被城中百姓知晓,穆阔台为了不让他们左右摇摆,早已将他们投靠巫族的事情坐实了,他们当初弄出来的那种自欺欺人的借口早已成为笑柄。

因此,这些人知道如今只能跟穆阔台一条道走到黑了!这些人在与呼延敬合计一番之后,决定和王庭拼了!

这些人中大多数人都是豪门大族,家中的护院家丁不在少数,这些人虽然比不上那些正规军的实力,不过比那些没有操练过的民兵要强得多,里面甚至有不少修为不俗之人,是这些人重金请来的护卫高手。

所以,一番组织之后,竟然已经组织起来一支数百人的杂牌军,而且这些人中因为修为高深之人不少,战斗起来倒也似模似样。

只是,呼延敬他们毕竟是文官,不知道军队作战不仅仅是依靠修为和个人实力,更多的是战阵的配合。

王庭带领的这支骑兵队伍可是秦州军精锐中的精锐,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,对于战阵的配合早已熟练于心。一阵箭雨过后便是斩马刀的挥舞收割,几轮冲杀过后,还能站在地上的人便只剩下一些修为高深之人了。

不过,此时这些人也已经被团团围住,想要活着离开是不可能的了。王挺又是一声令下,飞蝗如雨,挡在他们跟前的只剩下数百具尸体。

“王将军饶命啊,我等也是被逼无奈,并非是真的投降那个穆阔台,往将军看在我等都是大周子民的份上,饶我等一命!”

“我等都是受那呼延敬的蒙蔽和胁迫,才会做此走上歧途的,望将军开恩呐!”

“将军开恩,我等愿献出所有财物。”一个官员甚至拉过他身边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妾朝王挺说道:“只要将军饶我一命,这个美人就是将军的了!”

那个小妾也知此事是要命的时候,顿时朝着王挺露出一副楚楚动人的神态,故意将几个扣子解开,露出一抹惊人的雪白和令人血脉喷张的挺拔。她袅袅娜娜地朝王挺这边缓缓走来,媚眼如丝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。

王挺似笑非笑地看着一地的“磕头虫”,不少人的额头已经渗出血迹,鼻涕眼泪混在一起,说不出的凄惨狼狈。

忽然,只见一道刀光在月光下划出一片光辉,王挺的斩马刀似乎毫无阻碍地划过那位小妾的脖颈,一颗带着惊骇和无助神色的头颅冲天而起,然后落在那个官员身前,温热的鲜血洒了他一身。

xiazaitxt